蔚築雨聲

【石青】執子之手(1)

*第一篇同人文就獻給石青啦(*´▽`*)

*可能略微OOC

今天的本丸很平靜,一切都如往常。

「啊…今天真是悠閒呀。不知道出陣的第二部隊什麼時候回來呢?」審神者慵懶的問著眼前專心幫她擦指甲油的近侍刀—加州清光

「雖然不知道確切時間,不過應該快回來了吧? 好了,完成啦!」清光笑著一邊收拾著手邊的指甲美容用品一邊欣賞著自己的傑作

審神者雖然總是嘟囔著不喜歡擦指甲油,但看到清光專注的眼神後還是乖乖的默許清光幫她擦上鮮豔的紅色指甲油和繽紛的花樣。

正當審神者仔細的檢視自己的指甲時,本丸的第二部隊回來了。

「我回來了。怎麼樣,有沒有思念我呀?」第二部隊的隊長—笑面青江用平時調戲般的語氣向審神者匯報這次出陣的結果。但是經由多年下來的相處,審神者很快地發覺青江的不對勁。那是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近似於尷尬以及驚訝之間。

「青江,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我?」

「……沒有呀。只是…剛剛出陣的時候我撿了一把……」

青江話還沒說完便被木制拉門的聲音給打斷,審神者望向拉門的方向,而映入眼簾的是陌生的身影,身著青色狩衣的石切丸與處在驚愕中的審神者對望後露出了一抹溫柔的微笑。

「妳好,我是石切丸。」

----------------------------------------------------

在接收審神者責怪的目光以及連珠炮似的提問後,青江好不容易脫離了審神者無邊無際的絮絮叨叨地獄。想起剛剛那小妮子面對石切丸時發亮的眼神,青江不免露出了苦澀的淺笑。

「神劍……嗎?」

望著本丸中央平靜如鏡的池塘,青江獨自站在廊簷下陷入了沉思。

當石切丸離開審神者的房間時,正巧看到這副景象—青江蹙眉盯著池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長長的瀏海巧妙的遮住了異色的瞳。

然而石切丸知道那對美麗的眼睛在戰場上是什麼樣子的,當青江忘情的砍殺敵人時,銳利的眼神讓石切丸看的目不轉睛。並不是沒有見過如此凌厲的目光,但在日光的照耀下,青江的雙眼讓石切丸覺得不可思議的美麗。

只是在青江看見他的一剎那,原本狠戾的目光被滿滿的驚訝所取代,其中還摻有一絲絲的惆悵與憂傷。更令石切丸在意的是,青江發現他之後便轉身就走,最後還是同隊的鶴丸笑嘻嘻的跑來和他打招呼後帶領他回本丸。

在回本丸的途中,第二部隊的所有人都來和石切丸問好,除了青江。

石切丸收拾了複雜的情緒,定了定神望著眼前陷入沉思的青江。

正值傍晚時分,橘紅色的太陽讓大地鋪滿了他的顏色,彷彿這世上所有的色彩都消失般,僅剩下橘紅這一鮮明的顏色。獨自站在廊上的青江襯著身旁的色彩,不知怎的竟看起來有些寂寥。

「你好,青江殿。」石切丸忍不住先向青江搭話並禮貌性地微微頷首,試圖擺脫初次見面時那尷尬的氛圍。

「哦呀,這不是石切丸殿下嗎?你好。」面對突如其來的問候,青江微笑著應答,絲毫不見初時見面的冷漠。

然而,當彼此互相寒暄幾句後,場面便陷入了尷尬的寂靜。

正當青江想推託自己還有事要先離開前,石切丸訥訥的開口了——

「不知道我是否有哪些地方冒犯到青江殿了?」

似乎沒有預料到這樣直白的疑問,青江明顯地愣了一下,而這讓石切丸確信眼前的男人的確因某些原因而對他心存芥蒂。

「如果是我能幫得上忙的事,希望青……。」

未等到石切丸把話說完,青江用略微沙啞的嗓音打斷了他。

「石切丸,我問你一個問題。希望你能好好回答我。」在石切丸驚訝於青江的態度轉變之前,更令他訝異的是青江的眼神—夾雜著憂傷、迷網以及惆悵。

在那雙蘊含太多情緒的眼眸的注視下,石切丸微微點了頭,示意青江繼續說下去。

「為什麼我不能成為神劍呢?」深深吸了一口氣後,青江終於問出埋藏在心裡許久的疑問。這個問題就像一道永不癒合的細小傷痕,雖然不礙事,但偶爾傳來的刺痛感無時無刻提醒著青江,那個夜晚、那對母子、……之後的事情他便不願再回想下去了。

「……雖說只是靈體,但斬的畢竟是幼童呀。」石切丸小心地用詞,深怕一不小心刺激了眼前的男子。或許是方才的夕陽褪去所致,石切丸覺得眼前面色蒼白的青江除了孤單,更平添了一分無助。

然而,出乎石切丸的意料之外,青江竟輕輕的笑了起來。

「果然是那個理由嗎? 嘛,這也沒辦法。」青江低著頭,斂去了所有神色,踩著腳步便要從石切丸身旁走過。青江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只是從神劍大人口中得出這個答案,讓他感覺特別彆扭。

正當青江默不作聲準備回房時,手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扯住。

「不用擔心。幾百年後,也許世人的看法會有改變吧。」轉過頭一看,石切丸真摯的目光深深的望進了他的眼底,彷彿想將他的一切悉數閱畢一般。如此真切的眼神使得青江忍不住別開視線,心裡有一股暖流不停的流淌出來。

「謝謝你,石切丸殿下。」青江淡淡的笑了,這或許是他在石切丸面前第一次流露出真實的感情。

「不過……你要一直維持這個姿勢嗎?我倒是不介意呀。」

此時,石切丸才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並不合乎禮節。由於方才急忙之下匆匆的抓住了青江的衣袖,又因為用力過大而差點把青江肩上的白布給扯下。石切丸不禁紅了紅臉,訥訥的說了聲抱歉,便把手鬆開。

「很高興今天能與石切丸殿下談話,那我先回房啦。」青江微微一哂後,便快步的走回房間,獨留石切丸一人站在空盪的廊簷下。

今日的本丸仍舊十分平靜,只是誰也不知道原本平穩如鏡的池面,被一陣春風給吹亂了,盪漾出一波波漣漪。

评论
热度(13)
© 蔚築雨聲 | Powered by LOFTER